•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記憶深處的星光
    來源:中國文化報 | 劉合軍  2021年10月12日08:40

    仲秋時節,驟雨隨風卷來。驅車行駛在通往珠海淇澳島的斜拉橋上,窗外景致一掠而過,耳旁傳來濤聲與鳥鳴,令我頓生一種隨云逐浪之感。倏忽間,一處被綠色植被包裹的村落映入眼底,這是我此次探訪的目的地——白石街。

    淇澳島白石街歷史悠久,見證了近代史上淇澳島上村民反抗帝國主義侵略的英雄壯舉。正是村民們的英勇抗擊,取得了銷煙的勝利,以及英國人3000兩白銀的賠款。村民用這筆賠款,在島上修建了這條長達1000多米的花崗巖環村石街。這樣一條街道,在中國近代史上是絕無僅有的,蘊涵著中國人民不畏強暴的民族氣節、保家衛國的錚錚鐵骨。

    在淇澳村,所見之處都與石頭有著密切的關聯,石屋、石路、石城墻等,還保留著一座威風凜凜的古炮臺以及高聳挺拔的白石街牌坊。

    懷著敬畏和景仰,我專程前往,探訪一位出生于斯的中國共產黨早期重要領導之一、中國工人運動的先驅和領袖、中華全國總工會的主要創建人和領導人——蘇兆征。

    走訪村中老人及搜集資料后,我了解到,蘇兆征1885年出生在淇澳村,幼時因家境困窘,只上過三年私塾,后輟學務農。1903年,他被迫離開家鄉到香港謀生,在外國遠洋輪船上當了20多年海員。他曾經因鼓動農民反抗地主壓迫而被捕入獄。艱辛的海員生活,令他深感清廷腐敗無能之痛,深受帝國主義侵略壓迫之苦,激發了他強烈的愛國之情和反抗情緒,他作為主要組織者的省港大罷工堅持了16個月,震驚中外。

    1925年春,上海、青島等地的日本紗廠工人舉行罷工,慘遭鎮壓。5月15日,上海日本紗廠資本家槍殺工人顧正紅,打傷工人10多人,激起公憤。5月30日,英國巡捕開槍屠殺在南京路上集會抗議的上海市民,死10多人,傷無數。次日,英國巡捕及萬國商團再次槍殺示威群眾,死傷者眾多,釀成了舉世震驚的“五卅慘案”。

    “五卅慘案”發生后,為抗議帝國主義的暴行、支持上海人民反帝愛國運動,在中華全國總工會領導下,香港、廣州兩地工人舉行了大規模的反帝愛國大罷工。罷工初期,罷工委員會提出“反對一切帝國主義”的口號,對各帝國主義國家實行全面反對和抵制,完全斷絕海外交通,任何國家的船只均禁止進出廣東各港口。

    在斗爭的實踐中,蘇兆征與鄧中夏、李森等把“反對一切帝國主義”改為“單獨對英”的中心策略,確定“凡不是英貨,不是英船及不經過香港澳門的,均可自由起卸,貿易來往”,如此解除了廣東經濟的困難,保持了廣東商人的中立,拆散了帝國主義的聯合陣線,給港英以沉重打擊。實施封鎖后,香港的肉食、菜蔬無從獲得,垃圾糞穢堆積如山,輸入輸出皆損失一半。一向以繁華著稱的香港,變成了“臭港”“死港”和“餓港”。

    這次反帝愛國的省港大罷工,領導之堅強、組織之縝密、規模之巨大、持續時間之長,以及影響之深遠,在中國工人運動史上是空前的,不僅在民族解放運動史上寫下了壯麗一頁,在國際工人運動史上也是罕見的,在經濟、政治上給英帝國主義以沉重打擊,顯示了中國工人階級的偉大力量和斗爭精神。

    作為組織罷工主要領導人之一的蘇兆征,因嚴酷的斗爭環境、長期的忘我工作,積勞成疾,于1929年在上海去世。他所做的一切努力和犧牲,換來了今日淇澳島的寧靜與美麗,他的名字與這場偉大的罷工斗爭一起,永載史冊。

    淇澳島村民的反侵略斗爭,被史學家認定為近代中國人民自發反抗帝國主義并取得勝利的第一場戰斗,發出晚清時期中國人民不懼列強、奮起斗爭的先聲,是七年以后廣州三元里抗英的序幕。

    時光流轉,見證過中國革命如火如荼發展的淇澳島白石街,因其重大歷史意義和赫赫威名,已成為人們緬懷革命先輩豐功偉績、銘記革命精神、弘揚革命傳統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與蘇兆征同時期的還有孫中山、康有為、梁啟超、唐紹儀等,彰顯著中國人不屈的風骨。

    凝眸這方土地,香山、淇澳島、白石街不僅給后人留下了一個個塑像、一座座炮臺和牌坊,還養育了一代代英雄人民,這里的每一塊石頭都魂系著祖國的山河,每一滴海水都與華夏熱血一起奔涌。

    又逢秋葉紅、稻穗黃、濤聲響,星光照亮回家的路。我一邊開車,腦海中一邊閃現著一幅幅發生在中華大地上的歷史畫面:革命先輩為國家、為民族英勇奮斗的精神與可歌可泣的歷史,如星光,永遠照耀在這片安靜祥和的土地上;如伶仃洋上的滾滾波濤,晝夜不息。后來者追憶、探尋歷史,懷揣賡續先輩之精神,繼續前行,不負蒼穹。

    (作者系《大灣》雜志主編,《時代灣區》專欄特邀作者。出版《劉合軍漢英詩集》等六部作品)

    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