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在陳垣故居前
    來源:中國文化報 | 熊正紅  2021年10月12日07:53

    初秋的南國,天氣仍炎熱。我從新居出來,又一次來到陳垣故居前。說不清這是第幾次來陳垣故居了,我決定把新居安在距陳垣故居不到10公里的地方,或許是潛意識里我想離這位史學大師更近些,以為這樣,能吸收來自大師故居的些許靈秀。

    陳垣先生1880年出生于廣東江門市蓬江區棠下石頭村,是宗教史、元史、歷史文獻學等領域的開拓者和集大成者,學術界公認的世界級學者,與王國維齊名,又與陳寅恪并稱為“史學二陳”。

    雖然一代大師已于1971年長辭人世,但位于棠下石頭村坑塘里的陳垣故居仍保存完好。故居是一排晚清建筑風格的磚石平房,青褐磚墻面,斑駁黑木門,房屋前后栽種著青翠樹木,前院面對著一塘碧綠水塘,后面是一座栽滿樹木的小山巒。平房最邊上的墻邊,一簇翠綠的細竹伸展著長長的竹葉,像是在向訪者致意。故居正堂里,掛著陳垣與毛主席在懷仁堂國宴上的巨幅合影,兩位世紀老人談笑風生,他們的笑聲仿佛穿過歲月風云傳到訪者的耳邊。

    陳垣故居的院落中,種著琴葉珊瑚、紫薇、菩提樹、龍眼樹、羅漢松、朱蕉、棕櫚樹,像一個小小的植物園。院子進口處的菩提樹和龍眼樹,綠蔭如蓋,十分高大,院前正中,是啟功先生題寫的“陳垣校長像”的老先生銅像。

    陳垣老先生肅穆的目光望向遠處,使人不由得重新打量置身的這方土地。在上世紀抗戰時期,陳垣老先生以學術報國,通過史學研究和著述來表達愛國主義思想,《通鑒胡注表微》就是他在抗戰時期寄托愛國思想的力作,主要內容就是表達東三省的“亡國之痛”,以抒發他對國土淪喪的悲憤之情及其力主抗日、反對妥協的愛國立場。值北平淪陷之時,眾勸撤離,他說:“余如南歸,輔仁大學數千青年,有何人能代余教育之?淪陷區正氣,有何人能代余支持倡導?”

    時任輔仁大學校長的陳垣老先生曾在一次集會中面對全校師生講起孔子開運動會的故事,說亡國大夫、在敵偽政權任職的官員和認賊作父的三種人都應該排斥在人民生活之外,大大激勵了全校師生抗日的志氣。當時,無數身在海外的江門籍華人紛紛響應祖國號召,捐款捐物,更有人回國奮勇抗戰。讓日軍聞風喪膽的“飛虎隊”成員,一大半就是江門華裔青年。

    博聞強記的陳垣老先生,年幼時就已展露才華。他五歲時隨做生意的父親移居廣州,偶然的機會接觸到《書目答問》,其中列舉的很多書令他大開眼界。從此,他便不僅學儒學經典,更開始了廣泛閱讀。他的父親很開明,對他喜愛讀書非常支持,慷慨地花了100多兩銀子,為他買下了《二十四史》。在江門五邑地區,開平、恩平、臺山、新會、鶴山等地都有不少讀書人的佳話。開平中西合璧的碉樓,司徒氏、關氏兩座圖書館,江門市區院士路上多達31人的兩院院士銅像,無不說明這方水土人文的兼容并蓄、開放開明。因此,北京師范大學史學所陳其泰教授感慨地說:“他的成長道路,是江門給予他思想營養,他是江門的驕傲,也是全廣東的驕傲?!?/p>

    從石頭村走出去的陳垣,一生從教74年,擔任大學校長46年,歷授小、中、大學,桃李滿天下。許多著名的歷史學家、教育家,如柴德賡、啟功、劉乃和都是他的學生。據載,1906年,陳垣老先生曾在江門篁莊小學任教半年,其靈活新穎的教學方法,頗受學生歡迎。他育有子女11人,在他的影響下,除早年去世的兩個外,都從事教育工作,有大學教授、中學校長、中學教員,還有圖書館員。尤其是兒子陳樂素與孫子陳智超都研究歷史,陳氏一門連續三代成為史學家,在學界傳為美談。應是江門這方水土特別養人,在距離石頭村幾十公里的新會會城鎮茶坑村,比陳垣老先生年長七歲,從那里走出去的近代思想家、教育家梁啟超先生,亦培養出了一門三院士九才俊。

    “記得故鄉風味濃,石頭出色是燒鵝?!标愒m然只在家鄉生活過五年,成名后也只有四次回家鄉短暫停留,但他多次向孩子提起家鄉,尤其是對家鄉的先賢倍加推崇,如明代大儒陳白沙、老家隔壁村的“金竹先生”、崖門海戰的宋末“三杰”等,也多次在家書中提及家鄉石頭村的讀書子弟。居住在北京,陳垣在家里一直都說粵語。而且陳垣要求在北京生長的子弟也一定要學粵語,有時還會親自教。陳垣心系故土之情,由此可見。

    1951年11月全國政協一屆三次會議以后,毛澤東主席在懷仁堂舉行國宴時,向同席的人們介紹:“這是陳垣,讀書很多,是我們國家的國寶?!碑敃r讀書界普遍認為,真正通讀過《四庫全書》的,唯陳垣一人?!端膸烊珪肥乔迩r期編纂的我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部叢書,收錄圖書3461種79309卷。陳垣為后人留下了《編纂四庫全書始末》和《四庫書目考異》五卷。

    1959年1月28日,陳垣以79歲高齡加入中國共產黨。2016年,江門將其故居列為江門市黨員教育基地和愛國主義教育基地。這些年來,無數黨員、學生、群眾慕名來到陳垣故居參觀學習。

    我站在陳垣故居門口的菩提樹下,感受陣陣清涼,遙想136年前,五歲的陳垣被父親牽著手從這里出發,坐客船沿西江緩緩去往廣州。在我的前方,清塘沉靜;在我的頭頂,天空蔚藍。不遠處,江門為推進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正如火如荼地規劃發展。雖然陳垣老先生早已故去,但他所留下的這座建筑,院中的一草一木,一直在深情守護著這方土地。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痹诮T,還有梁啟超故居、“三老”紀念亭、林鏘云故居、林基路故居等名人、英雄的故居,這些故居就如一本本厚重的人文歷史書,令我們敬畏瞻仰,催我們努力奮進。

    (作者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時代灣區》專欄特邀作者。出版有《狼的歌謠》《獨舞者》等詩集)

    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