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落別:秋日山居圖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 黃樹生  2021年10月14日08:50

    不知道路過貴州省六枝特區落別鄉多少次了。汽車疾馳,近處的屋,遠處的山,快速又緩慢地在車窗上流淌,倏忽一眼,什么都沒有留下。但沿路的白墻黃檐,莫名牽動人心。這應該是一個好地方。心底沉寂良久的那根“弦”又動了起來。

    “落紅深處,別樣驚雷”。落別鄉的釋名如此詩意,詩意中又給人一種驚喜,好似有什么特別的東西,非讓人去領略一番不可。停下匆匆腳步,帶著期待,走進去、貼上去、感受一遭,終于走進了落別深處。

    落別鄉秋日山居圖的美學,藏于洞泉,顯于村居,鬧中有靜,靜中有聲,像一個女子清麗綽約的容顏,讓觀者眼前瞬間一亮,久難忘懷。

    好的山居房屋,不應只是單調的水泥、冰冷的石頭堆砌。幾場不大不小的秋雨下過,放晴的陽光讓褪去薄霧的落別愈發清麗脫俗。山上山下的屋舍小巧精致,如拼圖般點綴在房前屋后的菜畦花園里,大的大方、小的羞澀,可愛活潑。高高低低的房屋依山而筑,大大小小的車傍路而行,老老少少的人臨水而居,散則成星成棋,聚而成村成落。寬寬窄窄的溝渠穿寨而過,將屋和人串聯起來。溪水奔跑著、輕語著,隨水而來的靈氣散逸到千家萬戶,打破了山的寂寥,打破了人的隔閡。

    最有味道的是畫墻飛檐,沿路的房屋都披著印上彩妝的外衣,墻上豐收節的農家畫場景溫馨祥和。黛瓦下延伸出木制飛檐,手藝精湛的師傅們讓房屋年輕的身軀裹上了歲月的痕跡。清冷堅硬的石墻,經過這么一點綴,就暖和了起來,滿目喧嘩和滿心浮躁都靜了下來、緩了下來。

    有古味的地方必須有燈籠。落別鄉的飛檐上掛著一串串燈籠,圓圓的、胖胖的、紅彤彤的。有的孤零零單身俯視,有的兩個結伴打趣,還有的三四個串成“糖葫蘆”。糖葫蘆被秋風吹彎了腰,綴下的絳絲在長空中“揮毫”,寫下或留人或惜別的寄語。夜幕降臨,燈籠在璀璨的霓虹下散發寓意吉祥如意的微光,格外動人。我想這是山居屋舍該有的樣子,能留住行人的目光,能藏下飛鳥的吟唱。

    “山居圖”的山水不應是孤零零的一座山,抑或直淼淼的一條河。落別鄉山水風光之美,美在天然成趣。螃蟹峽高峽出平湖,疏林藏白鷺;板梅古堡絕地凌空,譜寫一段光榮歲月;明代古石橋,跨越六百年風雨,堅守一方鄉土;多靈洞地底縱橫交錯,奇石千姿百態;長田古村落,茂林修竹,流觴曲水,綠野仙蹤;可布瀑布,青山懸白練,碧水凝清潭……

    曾有詩人到此領略神奇風采,對滴水灘瀑布、多靈洞題寫楹聯:“攬月洞,洞中有洞,洞洞相連;滴水灘,灘外多灘,灘灘重疊?!碧旃て珢勐鋭e,這是山居環境該有的味道,有山有水,有風有景,一年四季總是變著花樣給你驚喜。

    若是讓我擇一處依山傍水的心靈棲居地,我會選擇在落別。在這里,春時感受“白墻黃檐”的靜謐溫暖,夏時感受“別樣驚雷”的奇山異水,秋時感受“落紅深深”的瑰麗風物……

    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