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寒露 在法海寺邂逅永恒的美神
    來源:北京晚報  | 胡煙  2021年10月11日08:29

    印象中,臨近寒露的北京,本該登山賞紅葉,也順便應了重陽節的景兒,然而,這時候,楓葉并沒有紅。每年,楓樹的羞澀總是姍姍來遲。

    詩人白居易很懂得欣賞寒露的美。他的《池上》詩曰:

    裊裊涼風動,凄凄寒露零。

    蘭衰花始白,荷破葉猶青。

    獨立棲沙鶴,雙飛照水螢。

    若為寥落境,仍值酒初醒。

    此詩描繪了一種寥落之美。荷葉雖仍微微泛青,荷塘卻已是一番破敗的景象?!捌啤弊謽O好,像是形容一種筆墨方法,破墨之中最能見性情。詩人面對這般景象,心里生出一種寥落的寂靜,寂靜之中似乎又見到永恒。

    幾場秋雨之后,迎來了一個晴天。天空碧藍,云彩美得可愛耀眼,舉目可望西山。早聽說京西翠微山法海寺的壁畫特別美,便動身往西山的方向去了。

    路線并不周折。過了首鋼工業園再往西,便到了模式口附近。向北遠望,可見山見寺。這個時節,山還是綠的,寺院掛在山腰,赭黃色的瓦掩映其間。

    模式口的氣息讓人瞬間興奮起來。這是一條有歷史包漿的古老街道,它曾作為京西古道的重要鏈環,有著悠久的人文史。附近除了法海寺,還有承恩寺、田義墓,中國首座第四紀冰川遺跡陳列館就坐落在模式口村北的蟠龍山上。明代以后,這里成為北京西部各省份進京的重要通道,故而也被世人稱為“駝鈴古道”。

    沿著翠微山山腳向上,山腰間有岔路,我們先沿著與法海寺相反的方向,去往龍泉寺,拜訪居住在這附近的宮廷造像藝術家董淑麗女士。

    董老師一邊為我們泡茶,一邊娓娓道來。2016年,她從山東老家來到北京密云,師從重彩工筆畫大師夏荊山先生。過程中,她被法海寺壁畫之美所震撼,油然而生一種想要將寺壁畫臨摹傳承下來的使命感。2019年,她來到這一帶居住,從此心無旁騖。

    午后,我們在院子里喝茶小坐,看看天,看看云,看看院子里的喜鵲,似乎忘記了此行的目的。然而,身心卻那么舒暢。沉默中,我心底涌現許多念頭、許多情境。我想起元代的倪云林,想起明代的沈周、文徵明,他們可能正是這樣,常常在午后的陽光里,深山閑坐。忘記時代的風云,忘記此生的目的,讓身心處于一種全然的松弛,然后展紙,在筆尖自然流淌出心中的風景。

    過程即是結果,放下功利心,才有了純粹的藝術。

    陽光越曬越暖,董老師終于起身帶我們去法海寺。作為明朝皇家寺院的法海寺,建有大雄寶殿、伽蘭祖師二堂、四天王殿、護法金剛殿、藥師殿、鐘鼓樓等,與其他寺院并無二致。但最震撼的,還是大雄寶殿內的大型壁畫,堪稱明代壁畫之最?!兜坩岃筇靾D》共繪二十諸天及侍從36人物,諸路天神鬼眾浩浩蕩蕩,敬佛護法,氣勢森嚴,排列有序,令人目不暇接,華麗細致無以言表。

    殿內正中央高達3米多的水月觀音衣袂飄飄,周身纏繞著一條朦朧的白色輕紗,紗上綴有一朵朵六菱花,六個花瓣,每個花瓣由48根金線組成,披紗畫工極細,細如蛛絲,精妙至極。

    水月觀音,如水,又如月。當你望向她,她清澈地照耀著你,像一尊永恒的美神。

    董淑麗說,只有近距離觀摩這些壁畫,才能真正感受到壁畫莊嚴的氣息、工匠們在創作時虔誠的心境,從細節中感悟其高超的技藝。這便是她居住于此的原因。

    在大雄寶殿前,還有兩株千年白皮松,雪白的軀干伸向藍天。千年滄桑,在它們身上卻看不到苦楚的痕跡,只有處子般的圣潔。

    出了法海寺,與董老師道別,我們沿東側山路再向上,不久,便到了永濟寺。也是古剎,但大門緊鎖,不知里面什么光景。

    久居都市的我沒想到,翠微山竟密集地藏著這么多古剎。龍泉寺、法海寺、永濟寺,一脈相連。想起那年去杭州,沒有向導,不小心走進靈隱寺近旁的岔路。也是沿著山路,偶遇了法鏡寺、法凈寺、法喜寺。后來才得知,三座寺院極負盛名,依次被稱為下天竺、中天竺、上天竺,有“天竺香市”和“佛國圣地”之稱。白居易、蘇東坡、朱熹等文化巨匠曾多次為三天竺寺賦詩。

    蒲團坐破僧何處,寂寂青山任古今。山中一日,洗滌心靈、拋卻煩惱。一個人走在深山古剎,有不知今夕何夕之感。這樣的儀式,真的很適合秋天。

    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