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真正看懂《長津湖》,還需要這份片單
    來源:文匯報 | 柳青  2021年10月03日08:51
    關鍵詞:《長津湖》

    《長津湖》的“冰與血之歌”在那段用血肉之軀填滿的歷史里,只是冰山一角。還有更多從不同視角展開、不同切點深入的影片,帶著今天的觀眾深入朝鮮戰場風雨如晦的往事 制圖:馮曉瑜

    電影《長津湖》上映三天,票房突破10億元。這部籌備長達兩年的史詩片,根據史料復原并設計了超過一百公里的戰役戰術路徑圖,歷時200天拍攝,先后有近9萬人次群眾演員參演,最終呈現的3小時影片,極富沖擊力和感染力地再現了中國人民志愿軍于1950年冬天在朝鮮的浴血奮戰,尤其在朝鮮東部戰場的第九軍團,忍受零下40攝氏度的極寒天氣,克服缺衣少食、補給艱難、沒有制空權的重重困境,以貼身肉搏式的阻擊戰重創美國精銳部隊陸戰一師,殲滅在一戰、二戰中威名赫赫的北極熊團。

    《長津湖》的“冰與血之歌”在那段用血肉之軀填滿的歷史里,只是冰山一角。還有更多從不同視角展開、不同切點深入的影片,帶著今天的觀眾深入朝鮮戰場風雨如晦的往事。

    《1950他們正年輕》

    志愿軍老兵的青春之歌

    其實在《長津湖》上映之前的一個月里,紀錄電影《1950他們正年輕》已經在院線低調地放映了近一個月。

    2014年,首批437具中國志愿軍烈士遺骸歸國,離開祖國60多年的烈士英靈終于回家。71年前,那些年輕的戰士走上抗美援朝戰場,有些人永遠地留在了那片土地上?!?950他們正年輕》聚焦71年前參加抗美援朝的普通年輕人,通過不同軍種、不同時期參戰的老兵真人講述,傾聽他們平實細微的話語再現曾經熱血的青春與夢想,從當事人的視角還原最真實的戰場。攝制組歷時四年,采訪26位老人,拍攝素材近80小時,最終剪輯成98分鐘的紀錄電影。

    正如導演自述:這不僅僅是一部電影,更是這些志愿軍老兵的青春之歌,是最可愛的人的真實臉龐,是和正在與世界倒計時告別的爺爺奶奶以熱淚托付的許國故事。每一位老兵在宏大的歷史中是小人物,是無法影響時代車輪的普通人。但是這些回憶,這些隱藏在真實歲月中的碎片,是那段漸行漸遠的過往充滿溫度的生命記憶,是每個老人心中的一段驚世傳奇。

    本片自9月3日上映以來,排片數量并不理想,好在至今未下院線,看《長津湖》被七連小伙子們觸動的觀眾,不妨走進《1950他們正年輕》的放映廳,看看老兵們真實經歷過的“大榆洞”和“長津湖”。

    《冰血長津湖》

    中國軍人的精氣神徹底壓倒了美軍

    八一電影制片廠制作的紀錄片《冰血長津湖》,在2013年獲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紀錄片獎。

    這部影片以翔實的史料全景式回顧包括長津湖之戰在內的抗美援朝第二次戰役。在隨軍記者留下的影像資料里,這場“朝鮮戰爭中最慘烈戰役”遠比想象的更殘酷。影片也以非同尋常的勇氣,誠實地面對這場戰役黯然的一面:志愿軍以16萬優勢兵力在長津湖地區成功分割包圍美軍陸戰1師和步兵7師一部共約3萬人,但由于嚴寒、補給不足、火力差距和美軍空中優勢,志愿軍未能達成全殲陸戰1師戰役目的。

    許多反復出現在歷史著作中的細節,以真實的影像面目呈現時,震撼力仍然是驚人的。比如,志愿軍第9兵團沒有照計劃在沈陽休整,列車直接開到鴨綠江邊,戰士們行軍進入朝鮮,武器參差不齊。東北軍區本來在沈陽的休整地,為入朝戰士準備了換裝的棉衣,由于臨時改變行程,戰士們穿著江南地區配發的薄冬裝奔赴前線。從中國集安到長津湖,二三百公里大多是冰封的山路,上山的陡坡近45度,雪深過膝,戰士們在黑夜中摸索前行。零下30攝氏度低溫,戰士們在冰天雪地的山林里隱蔽偽裝,連續行軍10天,10余萬人的兵團,在美軍飛機嚴密低空偵查的情況下,悄無聲息地翻過狼林山脈,這是世界戰爭史上的奇跡。1950年11月30日后,美軍往興南港大撤退時,志愿軍一個連被安排在路上伏擊,結果美軍經過時伏擊部隊沒有開槍,因為這個連隊全員被凍死了,全連保持射擊姿勢。

    第9兵團在長津湖嚴寒中的殊死決戰,讓美國陸戰師遭遇前所未有的重創,傷亡減員達13916人。但第9兵團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部隊戰斗減員達14000多人,凍傷減員30732人。

    《上甘嶺》

    展現志愿軍戰士廣闊胸襟

    所有以抗美援朝戰爭為背景的影片中,《上甘嶺》是經典中的經典。

    當年,年事已高且心臟衰弱的導演沙蒙,堅持率攝制組前往上甘嶺實地考察。戰爭已經過去快兩年了,但攝制組被戰場留存的殘酷場面震驚:山是禿的,沒有活物,嶺上遍布厚厚一層子彈殼、炮彈皮,一截不到一米的樹干上嵌進100多個彈頭和彈片。創作團隊采訪了100多位參加上甘嶺戰役的老志愿軍戰士,記錄材料達到數十萬字。編劇和導演放棄了全景式回顧這場戰役,敘事集中在戰役中一條坑道里的一個連隊。劇本初稿里沒有女衛生員王蘭這個人物,編劇林杉總覺得本子差一口氣,直到志愿軍女戰士王清珍在上甘嶺戰役中的事跡報道給了他啟發。王清珍是朝鮮戰場上許多女護士中的一員,在上甘嶺戰役中負責3個坑道的20多個重傷員,工作之苦可以想見。然而,在上甘嶺,她像春天的燕子在殘酷的戰爭中注入了溫情和活力。林杉和沙蒙決定,在原本清一色的男人戲中加一個女衛生員王蘭,以林清珍為原型,綜合其他志愿軍女戰士的身影,贊賞女性在戰場上的付出和能量。影片上映后,王蘭為垂死的指導員唱起《我的祖國》,成為最深入人心的場面,這首《我的祖國》也成為中國電影插曲中最廣為傳唱的一首。

    這首歌的詞作者喬羽回憶,他從長江兩岸的江南風光中找到了創作靈感:“我記得第一次看到長江時,那是多么大的場面??!長江很闊,我們乘的渡輪要兩個小時才能到對岸。長江水很清,江上有許多帆船,那船上的帆很白。過了長江,一眼望去,漫天遍野是碧綠的水稻田,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南方水稻長什么樣子。長江兩岸的綠真是美極了,我自小讀過不知多少描寫江南的詩文,但從未想到江南的綠會這么可人,南方空氣里的特別的味道真是太強烈了。那種新鮮感直到現在還是一想起來就會蕩漾在我的心里。我想,何不把我的這種感覺寫出來呢?”“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我家就在岸上住,聽慣了艄公的號子,看慣了船上的白帆……”喬羽的歌詞沖破了時空限制,他用抒情的調子寫一首唱響在戰場上的歌,表達了嚴酷的戰爭中,共和國的戰士鎮定、樂觀、從容,他們擁有廣闊的胸襟——他們因這胸襟去為更多人謀和平,他們贏得這場戰爭不是僅憑血氣之勇。

    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