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網絡文學經典化與評價體系建構
    來源:《中國文學批評》 | 周志雄  2021年10月02日10:31
    關鍵詞:網絡文學

    自20世紀末以來,中國網絡文學已然走過20多年的道路,在以讀者為中心的閱讀機制、以文學網站為中心的商業機制及以國家文學主管部門為主導的引導機制等多重合力之下,一批優秀的網絡文學作品通過網絡讀者推選及影視改編等途徑產生了廣泛的社會影響,正成為新的時代經典作品。中國網絡文學是世界級的文學現象,走的是一條不同于以文學期刊和圖書出版為載體的文學道路。如何看待中國網絡文學經典化道路,如何評價網絡文學經典化作品,本文試對此展開初步理論探討。

    一、網絡文學經典是時代文學機制的產物

    文學經典的形成是歷史選擇的結果,伊格爾頓認為,“所謂的‘文學經典’,以及‘民族文學’的無可懷疑的‘偉大傳統’,卻不得不被認為是一個由特定人群出于特定理由而在某一時代形成的構造物?!蔽膶W經典總是時代性的,經典的時代性意味著經典總是應時而生,被時代所選擇,所謂“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文學經典總是那些具有鮮明的時代性又具有永恒文學魅力的作品,從網絡文學發展的歷史來看,中國網絡文學經典的形成是新的文學機制下的時代選擇。

    文學機制是特定歷史語境下文學寫作、閱讀、生產的外在規約,文學機制包含文學作品的寫作機制、傳播機制和閱讀評價機制等,不同的文學機制決定了文學經典的樣式、內容規定性和價值導向。文學機制與布爾迪厄“文學場”的概念有類似之處,在布爾迪厄看來,作家是被造就、被發現的,“只要提出這個被禁止的問題就可看到,創作的作家本人是在生產場中被一群人——批評家、作序者、商人等等——造就的,他們‘發現’了藝術家并封他為‘著名的’和公認的藝術家?!辈紶柕隙虻挠^點對理解網絡文學經典頗有啟發性。

    從文學的寫作機制來看,網絡文學與傳統文學有很大的不同。不同的文學載體決定了不同的文學形態。在沒有文字的時代,文學只能流傳于口頭文學;在甲骨文時代,由于書寫介質的限制,文學必然是簡約的、片語式的。在紙張沒有發明和印刷技術沒有普遍應用之前,小說停留在說唱文學階段,印刷術和紙的發明為長篇小說的傳播提供了條件。中國近代報紙和文學期刊的出現,使獨立的、以稿費為生的現代文人創作成為可能?,F代的稿費制度拓展了現代文學自由思想與獨立精神的空間,中國古典文學向現代文學的變革是借助文學報刊體制推動的。20世紀形成了以圖書和文學期刊為主要傳播載體的文學寫作機制。從實際情況看,我國現有的出版社及文學報刊都是由國家新聞出版部門主管的,文學期刊隸屬于文聯、作協等,是國家意識形態機構的一部分。20世紀八九十年代,我國的出版發行開始市場化,但所有的出版社、雜志社并未完全剝離國家“體制內”的性質?;ヂ摼W的出現為文學提供了新的傳播媒介,從早期的BBS論壇到起點中文網、晉江文學城、阿里文學、百度文學等商業文學網站,網絡文學的誕生是民間化、市場化的,網絡文學寫作、發表方式與傳統報刊文學有很大的不同,網絡文學寫作的自由度更大,讀者意識更強。

    與紙媒文學相比,網絡文學具有作者的匿名性、發表的快捷性以及在線交流的互動性等特點。匿名(網名)寫作讓作者放得更開,更能表達內心的愿望,從《悟空傳》《蒙面之城》到《間客》《傲世九重天》,網絡小說表達的是一種不受約束的自由情懷,所謂“爽文”“熱血小說”,就是作品跟著人物的愿望走,讓讀者獲得暢快的閱讀體驗。網絡文學在互聯網上快速發表,讓人人都可以當作家成為現實,激發了民眾的寫作熱情,使網絡文學成為真正的“人民文學”。網絡文學的互動性,使其成為讀者和作者共同創造的文學。在網絡文學商業化階段,通過商業資本的進駐,網絡文學借助資本的力量迅速發展壯大,閱文集團和中文在線成為上市公司,中國網絡文學走出國門,在海外獲得大量讀者,成為最具有中國時代特色的當代文學樣式。

    用電腦寫作,通過互聯網發表作品給文學帶來了什么?“換筆”不能改變文學的本質,但電腦寫作提高了寫作的速度,電腦打字遠比手寫快得多,修改也容易得多,如唐家三少每天只要寫兩小時左右,就能保證每天七八千字的更新量,廣東網絡作家風輕揚曾連續每天寫作五萬多字。電腦快速打字導致了網絡小說越寫越長,導致了網絡超長篇小說的盛行,當然不僅僅是打字速度,還有商業VIP閱讀機制的經濟驅動也造成了網絡小說越寫越長。在互聯網上,百萬字的小說只能算是“短篇”,二三百萬字的作品比比皆是。因此,網絡文學經典多是超長篇小說。

    從傳播機制來看,網絡文學在線發表,與讀者即時互動,這種直面讀者的寫作方式讓作者在寫作時充分考慮讀者的閱讀體驗,甚至直接采納讀者的意見對作品構思進行調整。傳統文學以作者為中心,網絡文學以讀者為中心,如果說傳統文學是“精英的”“小眾的”,那么網絡文學則是在市場經濟體制下的大眾寫作。與傳統文學相比,網絡文學更具有消費性、親民性,更注重讀者的閱讀體驗。作者與讀者的互動為作者提供了寫作動力,讀者的訂閱、點贊、打賞都是對作者創作的激勵,網絡讀者成為作者的“衣食父母”,網絡文學為讀者寫作變得非常清晰,網絡文學經典必然是那些有著眾多粉絲讀者和良好讀者口碑的作品。

    從網絡文學的評價機制來看,網絡文學作者直面讀者,讀者的評價與VIP閱讀機制相關聯,評價不僅僅是作品寫得好壞的問題,而且直接關系到作者的聲譽和收入。除了讀者的評價,文學網站對網絡文學的影響也很大。文學網站首頁推薦、榜單推薦、網站作者之間的互推,都會推動作品的傳播。網站舉辦的各種活動會促進創作交流,有利于提高寫作者的水平,如17K小說網組織的網絡文學培訓、閱文集團組織的現實主義題材小說作品大賽、各網絡文學網站的行業年會等。在網絡IP產業化機制形成后,文學網站有意打造一些大神,將人氣作品進行IP產業開發,以獲得更多的收益,這也擴大了網絡小說的影響,促進了網絡文學的經典化。

    國家對網絡文學的政策導向,以及相關部門對網絡文學的引導、管理,也促進了網絡文學作家、作品的經典化,如中國作協從2015年開始實施的中國網絡小說排行榜,國家新聞出版署舉辦的優秀網絡文學原創作品推介,中華文學基金會組織的“茅盾文學新人獎·網絡文學新人獎”,橙瓜網絡文學獎,浙江的網絡文學雙年獎,江蘇的網絡文學金鍵盤獎,廣東的花地網絡文學獎,共青團中央組織的網絡作家井岡山培訓班,魯迅文學院組織的網絡作家班,中國作協網絡文學委員會與上海市作家協會等部門聯合主辦的“中國網絡文學20年20部優秀作品”評選活動,等等。這些評選活動意味著網絡文學不僅得到了市場的認可,也得到了主流意識形態的認可,相應地,那些上榜作品也為網絡文學經典化的道路提供了導向。

    綜上分析,網絡文學經典是時代的產物,是歷史的產物,是多重合力推動的結果。網絡文學的影響力是毋庸置疑的,問題是,網絡文學的發展歷史尚短,貓膩的《間客》、痞子蔡的《第一次的親密接觸》、今何在的《悟空傳》、阿耐的《大江東去》、蕭鼎的《誅仙》、辛夷塢的《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唐家三少的《斗羅大陸》、蕭潛的《飄邈之旅》、桐華的《步步驚心》、酒徒的《家園》、金宇澄的《繁花》、月關的《回到明朝當王爺》、天下霸唱的《鬼吹燈》、wanglong的《復興之路》、天蠶土豆的《斗破蒼穹》、血紅的《巫神紀》、當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兒》、我吃西紅柿的《盤龍》、蝴蝶藍的《全職高手》、辰東的《神墓》等有眾多讀者的網絡小說的文化內涵和藝術內涵如何?能被稱為“文學經典”嗎?如何確立網絡文學經典?

    二、網絡文學經典標準的形成

    對于什么是文學經典,學界有不同的說法。T.S.艾略特認為,“經典作品必須在其形式許可范圍內,盡可能地表現代表本民族性格的全部情感。它將盡可能完美地表現這些情感,并且將會具有最為廣泛的吸引力:在它自己的人民中間,它將聽到來自各個階層、各種境況的人們的反響?!惫_德·布魯姆認為,經典作家在于其崇高性和代表性,在他看來,西方經典作家包括:“英國的喬叟、莎士比亞、彌爾頓、華茲華斯和狄更斯;法國的蒙田和莫里哀;意大利的但??;西班牙的塞萬提斯;俄國的托爾斯泰;德國的歌德;西班牙語美洲的博爾赫斯和聶魯達;美國的惠特曼和狄金森。主要劇作家是莎士比亞、莫里哀、易卜生和貝克特;主要小說家是奧斯汀、狄更斯、喬治·艾略特、托爾斯泰、普魯斯特、喬伊斯和伍爾芙?!比绻麖闹袊膶W歷史來看,屈原的《離騷》,李白、杜甫的詩,蘇軾、辛棄疾的詞,《紅樓夢》《西游記》《水滸傳》《三國演義》等作品是文學經典,現代文學中魯迅、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曹禺的作品是經典,新中國成立后“三紅一創、保林青山”(《紅旗譜》《紅巖》《紅日》《創業史》《保衛延安》《林海雪原》《青春之歌》《山鄉巨變》)是經典,新時期以來茅盾文學獎、魯迅文學獎等推選的作品是當代文學經典。這些經典作品往往具有時代性、民族性、思想性和藝術創造性,具有廣泛的社會影響力。

    中國網絡小說與以上經典作品既有相類似之處,又有根本的不同。相似之處是,網絡文學富有民族特色,有鮮明的中國時代氣息,符合中國讀者的閱讀習慣,為中國讀者所喜聞樂見;不同之處在于中國網絡小說大多是大眾化的通俗小說,具有鮮明的娛樂性和商業性,不追求思想的深度,不追求藝術創造的密度,如果以現代文學經典的標準來評判網絡文學往往會得出大多數網絡文學是“快餐文學”的評價。

    所有的文學理論都是從豐富的文學實踐中總結出來的,中國網絡文學寫作實踐為網絡文學經典的確立提出了新的課題。2011年,第八屆茅盾文學獎修改評獎條例,將網絡小說納入評獎范圍,讓網絡文學和傳統文學同臺競技,以同樣的標準評價網絡文學,最終沒有一部網絡文學作品入圍獲獎名單。評委們認識到,評價網絡小說不能簡單套用現代文學以來的思想藝術標準,而應在藝術考量的基礎上,充分考慮網絡小說的網絡性、大眾性、市場性、文化產業轉化的影響力等。如同伊格爾頓所說:“文學批評根據某些制度化了的‘文學’標準精選、加工、修正和改寫本文,但是這些標準在任何時候都是可爭辯的,而且始終是歷史地變化著的?!?/p>

    常有人批評網絡文學粗、淺、水,格調不高,商品化,甚至將其稱為垃圾,玄幻小說被人批評為“裝神弄鬼”,這些評價很難說就是毫無道理,但是這些評價中很明顯有用中國現代文學以來純文學的評價標準來衡量網絡文學的傾向。網絡文學是大眾文化樣式,必須確立大眾文化樣式的評價標準。如何評價好萊塢的電影、日本的動漫和韓國的電視???中國的網絡文學或可以這些世界大眾文化現象為參照系。近年來學術界提出應建立中國網絡文學評價體系,這個評價體系應充分考慮中國網絡文學的發展實際,有多維度的考量,在傳統文學“思想標準”和“藝術標準”之外加上“讀者影響力”“商業效益”等維度,而“思想標準”也不是簡單等同于傳統文學中的“思想深度”,而是體現在傳統文化價值觀與現代精神的嫁接,作品價值導向的社會效應;“藝術標準”也非作品藝術上的先鋒性、探索性,而多指作品的“創意”“腦洞”,以及自身的風格。這種根據我國網絡文學的實際情況,結合網絡文學的讀者對象及作品的社會效益、經濟效益等綜合考量的“兼容”式評價正慢慢成為網絡文學評價標準的共識。

    各種文學排行榜和文學評獎是網絡文學經典化的重要途徑,也是網絡文學經典標準確立的實踐過程。2008年中國作協舉辦“網絡文學十年盤點”活動,《此間的少年》《成都,今夜請將我遺忘》《新宋》《竊明》《韋帥望的江湖》《塵緣》《家園》《紫川》《無家》《臉譜》入選十佳優秀作品;《塵緣》《紫川》《韋帥望的江湖》《褻瀆》《都市妖奇談》《回到明朝當王爺》《家園》《巫頌》《悟空傳》《高手寂寞》入選十佳人氣作品?!笆选焙汀叭藲狻彪[含了對作品的文學品質和網絡影響力的雙重認定標準。中國作協自2015年開始組織實施的年度中國網絡小說排行榜,在評選的程序上首先由各家網站將年度最有影響力的優質作品上報,經過各家文學網站的初步推薦,征集入圍的作品經由網站編輯、研究專家和知名作家組成的評委會的評審,最終確定20部作品上榜。從評審的程序看,網絡小說排行榜的推選兼顧了讀者反響、文學網站數據和研究專家等多重評審標準,力圖把我國既有影響又有較高文學品質的優秀網絡小說推選出來,借此引導中國網絡小說的健康發展,促進網絡小說質量的提升。

    與傳統文學經典相似,各種網絡文學評獎所推舉出的經典作品,必然要考量作品的原創性。對于網絡類型小說,富有原創性的作品往往是那些開風氣之先的作品,這些作品在藝術上也許并不成熟,但有“特色”,或引領一時之風潮。如《第一次的親密接觸》之于網絡BBS小說,《成都,今夜請將我遺忘》之于網絡都市小說,《回到明朝當王爺》之于網絡歷史小說,《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之于網絡青春小說,《杜拉拉升職記》之于職場小說,《無線恐怖》之于無限流小說,《后宮·甄嬛傳》之于宮斗小說,《我們是冠軍》之于體育競技小說。這些作品在網絡文學發展史上影響較大、關注度較高,被影視、游戲改編,產生了較大的社會影響,諸如今何在的《悟空傳》、天下霸唱的《鬼吹燈》、天蠶土豆的《斗破蒼穹》、唐家三少的《斗羅大陸》、我吃西紅柿的《盤龍》等作品已為廣大讀者耳熟能詳。

    如果以輕小說、通俗小說、大眾文化為參照系,中國網絡小說就是當代的通俗文學,中國網絡小說經典就是當代通俗文學經典。但中國網絡小說與傳統通俗小說還有所不同,中國網絡小說不僅有通俗性,還有網絡性,網絡小說中蘊含豐富的網絡文化;中國網絡小說不僅呈現出鮮明的民族性,還受世界文化的影響,有世界性元素;不僅有傳統通俗小說的商業性,還成為國家文化產業發展戰略的重要部分,中國網絡小說形成了小說、漫畫、動漫、影視劇、游戲等產業鏈條,所帶來的社會影響力超越了以往的通俗文學。

    作為通俗文學的網絡文學經典作品應以古今中外優秀的通俗小說為標準,如中國古典通俗小說“三言”“二拍”《水滸傳》《西游記》《封神榜》《三國演義》,國外通俗小說作家大仲馬、斯蒂芬·金、東野圭吾、J.K.羅琳,中國現當代通俗小說作家張恨水、金庸、劉慈欣等人的作品。這些作品在藝術想象力的拓展、人情世態的表現、作品意義的多層性等方面明顯高于同類作品。網絡小說經典也應有相應的文學品質的要求,在網絡小說的閱讀中,讀者會評價作品的文筆(語言是否優美、風趣),作品的“腦洞”(故事有創意),作品是否有“違和感”(風格、邏輯不統一),作品是否“爛尾”(結構不完整,或倉促結尾),作品是否有“爽點”(情節是否吸引人,能否讓讀者精神放松),等等。

    三、作為類型文學的網絡文學經典

    經過20多年的發展,網絡文學生產機制和商業營利模式日趨成熟,基于類型化邏輯的寫作、接受和傳播的結構逐漸定型。網絡類型小說是中國網絡文學中影響最大且最有中國特色的部分,也是最能體現網絡文學發展與成就的部分。網絡小說類型的區分,是文學發展過程中自然形成的文學生態。對類型文學價值的評定,首先要認識到類型文學是有價值的,各種文學類型的價值并無高下之分;其次是不能簡單認為類型文學的價值不如純文學,正如陳平原所說:“現實情況下某些小說類型沒產生藝術價值高的作品,可這并不等于這一小說類型天生注定低級。至于由類型的高低來判定具體作品的藝術價值,那更不得要領?!阒荒苷f《天龍八部》本身藝術價值如何,或者說它在武俠小說類型發展中地位怎樣,但不能將其作為武俠小說代表來與《子夜》或《活動變人形》所代表的小說類型一決雌雄,更不能依照所謂的類型等級不加論證一口咬定前者不如后兩者(具體評價是另一回事)?!奔热痪W絡文學主要是類型文學,網絡文學經典的評定也必然要充分考慮類型文學的特點。

    五四新文學以現代精神和現代小說的形式打破了傳統類型化小說的寫法,積極吸收西方現代文學手法,“在短短幾十年的時間內,中國小說迅速完成了從古代小說向現代小說的嬗變,并為世界文壇貢獻了魯迅、老舍、茅盾、巴金、沈從文等小說大家以及一大批藝術珍品?!敝袊F代小說融入了現代思想,注重個體價值,以情節為中心的傳統故事敘述被打破,敘事的繁復性增加。中國現代小說的這個轉變使小說的娛樂功能淡化,現代小說發展為“雅”文學,通俗小說被視為“鴛鴦蝴蝶派”,被“五四”作家視作落后的封建文學掃進了歷史的垃圾堆,“雅”文學壓制“俗”文學的狀況一直持續到20世紀末。網絡小說適應讀者的閱讀需求,接續了通俗小說的文脈,發展了新的小說類型。

    網絡小說類型化的形成有一個歷史過程,榕樹下網站早期的作品分類仍沿襲傳統的“詩歌、散文、小說”樣式,小說并未有清晰的題材類型分類。成立于2001年的幻劍書盟網站最早對網上文學作品加以分類,并以奇幻、武俠類作品聞名;2006年前后,伴隨大量文學網站商業化,類型化寫作已經成為網絡文學創作的主流;2011年,盛大文學推出中國網絡文學分類標準,將網絡文學分成奇幻、玄幻、武俠、仙俠、言情、都市、歷史、軍事、游戲、競技、科幻、懸疑、靈異、同人、圖文、劇本、短篇、博客及其他等19個類別。近年來,網絡小說類型從玄幻、仙俠、穿越等熱門品類拓展到古言、二次元、體育、軍旅、美食、科舉等新的類型。

    曹丕在《典論·論文》中根據文章風格的不同區分了文體的類型,提出了“本同而末異”的理論:“夫文本同而末異,蓋奏議宜雅,書論宜理,銘誄尚實,詩賦欲麗?!痹诓茇е?,陸機、劉勰等人又提出了更加成熟的文體分類理論,從而使文體分類成為中國古代文論中頗有建樹的理論之一。正如韋勒克所說:“假如我們能夠描述一部作品或一個作家的文體風格,我們也就無疑能描述一組作品和一個文學類別的文體風格、哥特式小說、伊麗莎白時代的戲劇、玄學派詩歌,也能夠分析像17世紀散文中的巴羅克風格的文體種類。我們甚至還能進一步總括一個時代或一個文學運動的風格?!币陨详P于文體分類的理論對理解網絡類型小說的價值非常有啟發意義,不同類型的網絡小說有不同的風格,這種風格中既有對傳統類型的傳承,也有新的時代創新性。如起點中文網以玄幻小說主打,起點的讀者多為男性,最有影響的是唐家三少、血紅、跳舞、天蠶土豆、我吃西紅柿等“小白文”作者;晉江文學城是一個以女性作者和女性讀者為主的網站,代表作家有明曉溪、顧漫、施定柔、晴川、蔣勝男、趙熙之、紅九等;起點的常見主題是“升級打怪”,晉江則是“談情說愛”;起點的小說長文多,三四百萬字以上的比比皆是,而晉江多是一百萬字左右的作品;起點的風格豪放、陽剛,晉江的風格婉約、細膩。同是寫玄幻小說的唐家三少和血紅的風格迥然不同,唐家三少的小說活潑、單純、明快,主人公一心向善,一步步成長,滿滿的正能量,行云流水的故事推進,沒有錯綜復雜的人物關系,也適合小學高年級學生閱讀;血紅的小說豪放、灑脫,文筆汪洋恣肆,想象奇崛,令人腦洞大開,將西方玄幻小說和中國民族文化傳統有機融合,富有民族氣息。如果從整體上看,中國網絡小說富含時代精神和時代氣息,總體的風格基調是明亮的、歡脫的,與20世紀中國文學的“焦灼”“悲涼沉郁”總體美感特征完全不同。

    規范是對變異的約束,而變異是對規范的突破,任何題材類型都有較為恒定的被人認可的規范,也有變化流動的一面,舊的規范被打破,新的規范開始建立,使題材類型得以拓展和豐富。比如近年來在文學網站及國家網絡文學主管部門的倡導鼓勵下,現實題材的優秀網絡文學作品越來越多,有打破類型化的傾向。原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組織開展“優秀網絡文學原創作品推介活動”,將優秀作品分為“現實組”“幻想組”,評選辦法中明確提出鼓勵反映現實生活,具有深刻的思想內涵和現實關懷的作品?,F實題材網絡小說與傳統的現實主義有很大區別,又與玄幻、架空、穿越類網絡小說不同,但又有各種寫法上的延續性,通常是將網絡小說中“爽文”的寫法和反映現實結合起來,使小說既反映現實問題,又“很好看”。如齊橙的《大國重工》是一部深度反映改革開放背景下我國重工業從引進、吸收到趕超的歷史進程,如作者所說:“工業技術、典型人物與典型情節、宏觀政策背景,構成了《大國重工》的基本元素。我的創作工作,就是把這些元素融合起來,使之具有藝術性、可讀性。為了讓更多的年輕讀者能夠接受這樣的內容,我需要組織更加活潑的文字,引入互聯網上的各種‘?!?,把時代元素與嚴肅主題進行完美的組合?!笔聦嵣?,這種網絡風格的現實主義寫法無疑為傳統現實主義題材注入了新的活力。

    類型文學并不意味著內涵的簡單,在一些女性穿越小說和以女性為主人公的架空歷史小說中,女性獨立、自主,甚至主宰歷史,很多讀者從這種“女頻文”的故事中看到了新時代女性的精神面貌,從中獲得了閱讀的快樂和精神的力量,這是現代文學以來女性文學中所缺乏的。在丁玲、張愛玲、蕭紅、張潔、陳染、林白、徐小斌等女作家的作品中,女性情感世界是被撕裂的,充滿悲劇感,主人公面對人生困難是缺乏“行動力”的。穿越小說中的主角多是由后世穿到前世,主角自帶光環,有先知先覺的優勢,而以女性為主人公的架空歷史小說中,“大女主”形象的塑造彰顯著女性當仁不讓主宰歷史的智慧與勇氣。在充滿想象力的故事中,網絡女性小說體現了現實關切,表現了積極進取、勇于擔當的時代精神?!读d月傳》《扶搖皇后》等小說以女主角成長的故事獲得讀者的認同感,讓讀者確認自身的潛能,內心的渴望通過想象性體驗得到升華,從而獲得精神的成長。

    從文學的品質來說,網絡類型小說多是輕量的小說,故事曲折、充滿懸念,有奇遇感,人物形象相對類型化。我們應對網絡小說類型化的不足保持清醒的認識,類型化的網絡小說在短時間內還很難消除套路、濫梗、流水線生產等問題,如何突破其限度,一些優秀的類型文學提供了有益的鏡鑒,如麥家小說中那種充滿懸念和神秘感的破譯密碼的傳奇故事,細致透析人的心靈世界,實際上拓展了諜戰小說的深度與廣度。網絡文學作品說到底是“文學”,而非流行讀物,經典的網絡文學作品必然具有藝術形式的獨創性和完美性。在網絡小說中,有些作品社會影響力很大,但在語言上比較粗糙、平淡,那些語言優美、結構講究、有韻味的作品被稱為“文青文”,類似貓膩、憤怒的香蕉、賊道三癡等“文青作家”比那些“小白文”作家更受網絡讀者尊敬。網絡小說的人物形象塑造遵循各種主角定律,但經典網絡文學作品往往能如清明上河圖般講述歷史長卷故事,塑造栩栩如生的人物群像,在構思上“腦洞”大開,“藝術創意”十足。

    四、兩種經典

    中國網絡文學只有短短的20年,而文學經典是那些在長的歷史時段中經過讀者檢驗的著作,是超越時代而能給不同時代讀者提供精神營養的作品。在沒有拉開歷史距離的情況下,當代所認定的文學經典作品是否能經得起歷史的檢驗?網絡文學經典作品多是暢銷書,“沒有前途的暢銷書與經典作品之間的對立是徹底的,經典作品是長久的暢銷書,它們從教育系統得到認可,進而得到廣大的和持久的市場?!蹦切┯绊懢薮蟮淖髌?,其內涵能否經得起多代讀者的細讀推敲?《明朝那些事兒》《鬼吹燈》《盜墓筆記》《斗破蒼穹》《斗羅大陸》之類的作品是否能在歷史上留一筆?通過影視改編、各類評獎、小說排行榜等推選出來的網絡文學作品是否能成為“長久的暢銷書”,這還需要時間的檢驗。

    中國當代網絡小說的寫作處于商業的慣性之中,作家往往以每天數千字的速度更新??焖賹懽饕馕吨鴣聿患凹毤毻魄?,作家往往憑著慣性寫作,套用模式寫作,甚至用寫作軟件進行抄襲,一些有影響力的作品如《錦繡未央》被爆出抄襲的丑聞。處在商業模式中的網絡寫作導致了速度與精度的矛盾,在這種矛盾面前,通常的情況是犧牲精度,以讀者、市場為風向標,很快抽空了作家的生活積累和藝術儲備。作家們來不及充電、休息、調整,來不及細細地推敲、打磨作品,這種商業模式下的寫作與文學經典的要求是對立的。很多影響力很大的作品產生的社會效應是媒體的放大效應、網民的炒作效應,劣幣驅逐良幣的情形也很常見。一些網絡作家依靠職業作家身份生存,生存的壓力很大,主要的心思是作品是否能賣錢,這種狀態下文學經典難以生成。筆者曾在一次網絡文學理論會議上聽一位網絡作家發言說:“我只關心兩件事,一是作品是否觸犯了黃線,二是作品是否能賣錢?!边@種為金錢寫作的態度,必然會遷就讀者的口味,難以實現作品對讀者的引導和提高。有些網絡作家也有意識地調整自己的寫作,但一旦改變風格,就會失去粉絲,導致作品訂閱量下降,只能重新回到原來的寫作套路上。例如,痞子蔡的《第一次的親密接觸》曾風靡網絡,此后痞子蔡連續推出多部網絡小說,但后來的作品每況愈下,已經沒有多少讀者了。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是作家的文化素養偏低,沒有更高遠的藝術追求,沒有積極的觀世、大量的閱讀,沒有厚積薄發的沉淀,沒有不斷的學習提升,只靠網絡獲得的名氣復制自己,是很難寫出經典作品的。很多優秀的網絡作家也意識到這個問題,如月關、青狐妖、唐家三少等網絡作家積極轉型,管平潮明確意識到網絡文學需要“降速、減量、提質”。

    網絡文學經典在認定上也存在難度。在眾多的網絡小說中,那些經過讀者檢驗的,有很好的口碑的作品才能進入排行榜,但經典不是簡單的商業數據,經典的核心標準是創造性,作為類型小說的創造性往往是夾雜在模式寫作之中的。陳平原認為:“類型研究把一部作品和其他相似作品放在一起考察,不是為了說明一切都古已有之,以學者的博學抹殺作家的才氣,而是用更敏銳的眼光更準確的語言,辨別并論述真正的藝術創新。因為,所謂具有開拓意義的優秀作品,很可能不過是百分之九十九的‘舊’,加上百分之一的‘新’;可正是這百分之一的‘新’改變了作品的質,實現了作品的藝術價值。能夠真正理解、把握這百分之一的‘新’,比不著邊際地頌揚天才作家的‘全面創新’好得多——其實何曾有過名副其實的‘全面創新’之作!”這意味著文學評獎、小說排行榜需要大量閱讀網絡小說的評委,而評委需要慧眼識珠,能在萬千作品中識別具有創造性的作品。

    學者陳劍暉將文學經典分為“時代經典”和“永恒經典”,他認為:“當代的經典并非高不可攀、遙不可及。經典只不過是那些比較優秀、超越了同時代作家的思想藝術平均水準,并被廣大讀者喜愛的作品。具體點說,我認為經典可分為兩類。一類是‘時代的經典’,即在特定的時代,比如‘十七年文學’中的《紅日》《紅旗譜》《紅巖》《創業史》《青春之歌》等,這一類作品的思想和藝術上都存在著一定的局限,但它們確實在特定的時代中影響、教育了一代人,因此作為一種‘時代經典’,應承認其存在的合理性和價值,在寫作文學史時應有它們的地位。另一類可稱為‘永恒經典’,如《紅樓夢》、魯迅的《阿Q正傳》,等等。這一類作品不受時代和空間的局限,它們以思想上的原創性與超越性、藝術上的獨創性、時間上的永久性,一代代傳承下去,這是對‘永恒經典’的高端要求。就當代文學來說,目前從嚴格意義上還難覓‘永恒經典’,但具備‘永恒經典’潛質的作家作品可以找出不少?!边@個判斷大體也適合網絡文學,網絡文學難覓“永恒經典”,但產生了大量的“時代經典”,以及大量具備經典“潛質”的作家作品。

    網絡文學經典化是時代對網絡文學提出的要求,眾多網絡作家分享了改革開放的紅利,一些優秀網絡作家通過寫作獲得了較高的收入,擁有廣泛的社會聲譽。2018年以來,唐家三少(張威)、蔣勝男、阿菩(林俊敏)、管平潮(張鳳翔)、血紅(劉煒)、靜夜寄思(袁銳)、晴了(段存東)、夢入洪荒(寇廣平)、跳舞(陳彬)、我吃西紅柿(朱洪志)、匪我思存(艾晶晶)、我本純潔(蔣曉平)等作家當選為各級人大代表或政協委員,這表明網絡作家已經成為我國文化戰線上的一支重要力量。近年來,國家對網絡文學工作越來越重視,中國作協成立網絡文學中心,浙江、廣東、上海、江蘇等地出臺系列網絡文學及文化產業扶持政策助推網絡文學的發展,杭州成立中國網絡作家村,江蘇成立網絡文學谷,中國文聯、作協及文化主管部門也為網絡作家提供了各種交流、學習的機會,為他們的寫作創造了更好的條件,也對他們的創作提出了更高的期待。中國有世界上最龐大的讀者群,網絡文學的興盛符合國家文化產業的發展形勢,符合市場經濟的規律,符合人民的文化需求,符合時代的發展要求。在中國網絡文學已有的成績面前,在巨量的中國網絡文學作品中,我們有理由期待更多“永恒經典”網絡文學作品的誕生。 

    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