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第五屆“城市文學論壇”開幕:為城市做傳
    來源:四川作家網 | 鄧潔舲  2021年09月30日08:32
    關鍵詞:城市文學

    進入新時代以來,我國城市發展日新月異,2020年常住人口城鎮化率達到63.89%,相應的,中國的文學書寫也發生了巨大變化,城市書寫越來越成為主流。為增進國內外城市文學交流,促進城市文學創作及相關研究領域的拓展,9月25日,由北京作家協會、北京聯合大學師范學院中文系與青年文學雜志社聯合主辦的第五屆“城市文學論壇”在北京開幕。北京聯合大學副校長常紅梅,北京聯合大學師范學院副院長林強,北京市文聯一級巡視員田鵬,北京作家協會副秘書長王虓,中國青年出版總社黨委副書記、總經理,青年文學雜志社社長李師東,青年文學雜志社主編張菁,人民文學雜志社主編、評論家施戰軍,中國傳媒大學研究生院院長張鴻聲,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沈慶利,首都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陶禮天出席開幕式,活動由北京聯合大學師范學院中文系主任王德領主持,來自北京大學、北京師范大學、南開大學、中國社會科學院等全國各地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專家學者80余人與會。

    常紅梅在致辭中表示, 2014年至今,由北京聯合大學師范學院中文系發起的城市文學論壇已經成功舉辦了五屆,這充分說明城市話題的魅力和生命力,中外文學的創作幾乎離不開城市題材,可以說城市文學是社會、人文、經濟層面的重要載體,隨著經濟、社會、文化與生活的轉型,城市文學在反映和揭示社會生活面貌方面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她期待論壇的舉辦可以促進大家對城市文學的交流,加強相關學科交流,促進學科發展,并進一步提升對城市文學的研究水平。

    常紅梅致辭

    田鵬在致辭中表示,城市作為一個龐然的重要存在,對于作家而言意味著巨大的書寫空間和挑戰,城市文學應該回答現代人對城市生活的困惑和思考,論壇的組織也必將對城市文學的發展產生有利的推動作用。在過去一段時間里,北京文聯、北京作協完成的各項工作都直接或間接與城市文學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今后,北京文聯、北京作協也將繼續推動包括城市文學創作在內的文學建設取得更大成績,共同團結引領廣大作家藝術家深入生活,書寫這個偉大的時代。

    田鵬致辭

    李師東在致辭中說,隨著改革開放和城市化進程的深入,城市書寫日益成為廣受關注的重大的文學話題。因為城市在積極變化中,給我們提供了全新的表現領域和言說空間,提供了全新的生活經驗和人生閱歷,同時也帶來前所未有的無限可能?!肚嗄晡膶W》一直十分關注城市文學的寫作,2017年,《青年文學》專門開辟了以城市為主題的主打欄目,同時還發表了不少關于城市文學的評論,從2018年開始,《青年文學》每年發起的“城市文學”排行榜榜單引發廣泛關注。李師東說,城市文學的成果越來越豐盛,在這種情況下舉辦城市文學論壇對探索城市文學的邊界、城市文學寫作的歷史以及它的盲點、困境和它要走向的將來有著特別的意義。

    李師東致辭

    開幕式后,張鴻聲、施戰軍、陶禮天、沈慶利、王德領分別做主題演講,當天下午與會者分為四組,圍繞“新時代城市文學研究”“古代文學中的城市文學景觀”“空間美學與城市文化研究”“當代作家與城市”“歷史題材城市文學書寫”“城市語言研究”等議題展開討論。

    分組討論現場

    城市:現代性的大幻象與傳奇故事

    城市幾乎是現代文明的同義語,施戰軍試圖通過談論城市包含的多種現象的、想象的、超驗的體驗去把握這個復雜的龐然大物,而這些多種面貌都是城市寫作可以去涉及的。除了常說的從職業、性別、年齡等角度去取材,隨著城市的變化與發展,還出現了許多新興的角度,比如外來者的城市,一些特定的角色諸如城管、快遞小哥等,從他們的角度去體驗城市,自然有不一樣的發現。說到城市特有的空間,我們能想到酒吧、飯店、廣場、寫字樓、地鐵以及超大型的主題公園等。

    同與自然交融的鄉村不一樣,現代的城市像一臺巨大的精密人工儀器,從森林公園的花草品種到路上紅綠燈的間隔都有著精確把控,城市是人類以精妙絕倫的智力去模擬宇宙神秘運行的成果,并且憑借一種精準的設計使城市的活力和持續力得到支撐。不管現代城市如何發展,施戰軍認為,所有的城市都是生命所在之城,城市是生命共同體,雖然一些巨型城市已膨大到我們無可想象的程度,但城市的內部是更精致的,也是更厚納的,更公共的,也是更個體的,這些都是非常好的寫作素材。

    施戰軍做主題演講:城市文學——價值認知與藝術質素的演進

    “除了文學形式之外,對于一個城市的記敘還有多種多樣的方式,明信片、月份牌、一些圖案和圖形?!睆堷櫬曇陨虾槔?,“七十年代的時候我們拿的旅行包,基本都是上海造的,上面印有一個上海城市面貌的圖案,旁邊還有‘上?!瘍蓚€字,這些都是一種記述?!?/p>

    那么,通過這些記敘,我們賦予了城市怎樣的意義呢?

    還是以上海為例,“魔都”“十里洋場”“東方巴黎”等詞都是我們所熟知的百年來對于上海的一種概述,張鴻聲將這些所有的詞語收集起來,將對上海的種種記敘歸納為三個關鍵詞:鑰匙、窗口和飛地。上海是一把進入現代中國的“鑰匙 ”,對于上海的敘述,很大程度上體現了一種國家性,它承載的是國家命運。比如在《辭?!分?,對于上海的詞條釋義著重于它的左翼史和革命史,這里誕生了中國共產黨,爆發了五卅運動,三次發起工人起義還有大大小小的革命斗爭;“窗口”體現的則是上海的世界性,它連通著中國和世界,以上海寫中國的工業化和現代化;而“飛地”體現的則是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對上海的一種非中國化的消費墮落的感受,“晚清小說有個模式,就是外鄉人進上海,本來是傳統的鄉土的老實人,一進上海就學壞?!痹趶堷櫬暱磥?,通過對上海的眾多敘述進行提煉所發掘的這三個關鍵詞,可以很清晰地看到,人們對上海的城市想象有某種強調,也有某種忽略:過于強調上海的現代性的斷裂存在,而弱化了它的古典性;過于強調其政治經濟層面的中心性,弱化了它的民間性;過于強調它和鄉土中國的區隔,而忽視了它鄉土的本地性。

    “我們在敘述的時候往往暗含了我們的主觀訴求,在給城市賦予意義時非??鋸?,構筑了一個現代性的大幻象?!睆堷櫬曊f。

    張鴻聲做主題演講:從三個關鍵詞看上海的文學敘述

    對北京的城市想象的研究與上海是十分相似的:同樣可以總結為全球性的、中國性的和地方性的北京,沈慶利說,只不過全球性的北京視野更多地與離散中國的視角相關聯。我們也許更能理解近現代視野下的離散:全球性的浪潮裹挾著大量華人離開故土,散落在世界各地,即使在中國內部,安土重遷的中國人也紛紛離開鄉土,聚集在各大巨型城市中。然而,即使是在傳統中國,也一直有一個悠久復雜龐大的離散歷史,從安史之亂、南北朝、南北兩宋時期的大量移民遷徙潮,到近現代中國的闖關東、走西口、下南洋。

    “想要更準確地理解中國,北京才是真正的一把鎖頭,北京處在一個在邊緣和中心的交界處,它的張力和活力都與此有關,它是畜牧文化和農耕文明的交接處,也連接了海洋文明和中原文明,北京的存在把歷史與未來、鄉土與城市、南方與北方、夢想與現實交織在一起,理解北京才能理解傳統與現代的復雜糾結?!鄙驊c利說,海外華人對于北京的想象遠多于上海,眾多作品都展現出這樣一種特性:只有通過北京才能揭示真正意義的中國性。而在離開后再懷念、回憶北京時,往往充滿了一種傳奇化的想象,傳奇化幾乎是海外華人作家書寫和想象的共同特征。許多傳奇故事在海外興起,然后傳播到海內,承載和成就了一種民族英雄的形象。

    “這種北京想象的‘海內外’互動帶來什么樣的啟示呢?”沈慶利說,從一個細節可以看出,許多華人作家都有“北平”情懷,即使北京真正成為“北平”只有短短十幾年,在華人的敘述中,“北平”的使用頻率要遠遠超過“北京”。在國內我們對這種情懷也并不陌生,常年來社交媒體上都流傳著“一下雪,北京就會變成北平”的段子?!氨逼健备挥袑徝酪馕?,在成為“北平”的短短十幾年間,不再是首都的北京成為一個平民之城,它復雜悠久的文化、歷史、教育、建筑等在期間發揮了關鍵的優勢。

    “這種‘北平’情懷給當代文化北京也帶來了非常重要的啟示,那就是我們一定要關注北京文化建設的地方性和平民性?!鄙驊c利說。

    沈慶利做主題演講:離散華人作家的北京想象

    龐大的城市,微小的個體

    城市作為一種重要的文學空間,運用文學地理學的視角探查城市空間成為一種重要的研究方法,“京派”“海派”“南方”“東北”等流派與區域印象無不是基于地域與空間所形成的,然而這種地域或區域性的研究容易流于一般化,缺少個性化的研究。在陶禮天看來,文學的魅力是具體和個性,基于此,陶禮天提出了“文學微地理論”。

    陶禮天做主題演講:文學微地理論與文學空間及城市文學研究

    陶禮天解釋,文學微地理是一個相對的概念,它可能是一個城鎮,也可以是一個街區,唐代王維和他的朋友唱和寫輞川的風景,出了《輞川集》,這就是微地理的描寫,《渭城曲》寫的是唐代西安咸陽附近渭城邊春天特有的地理氣候和感情,而盧照鄰的《長安古意》,有對初唐長安盛世的繁華、奢靡的巡禮式的總體描寫,也有對具體地點的描述?!拔膶W的具體帶來生動,帶來一種精神的內涵,文學與地理不僅僅是折射、反映的關系,更是交融的關系?!?/p>

    文學微地理的研究思路可以幫助我們在面對現代化巨型城市這樣龐大的空間時,找到一種具體的落腳點,相應的,在城市書寫中,我們也需要從巡禮式的描寫中發掘個性。

    “當下的城市文學書寫也存在一種模式化的傾向。我們在書寫中將城市簡單化了,按照鄉土社會積累的情感把城市生活加以簡化?!蓖醯骂I認為這種對于倫理道德帶有潔癖的堅守、對遠離城鄉寧靜的向往、對自然萬物物我一體和諧的肯定的情感模式在城市面前往往會失效,為寫作者帶來焦慮。

    城市包含現代社會最為復雜的元素,城市文化是綜合的,遠比鄉土文化復雜。要關注城市文學的復雜性,而不是像京味文學一樣把繁復的北京簡化為京味。王德領期待一種更為復雜性的文本去包容城市大量的意象,詳細描述關于城市的街道樓房、弄堂、胡同、電影院、廣場等場所,使其不僅具有地理學意義,而且和人物故事緊密相連,從而產生一種與國家發展的歷史細節緊密相連的關系,不僅為人物做傳,也為城市做傳。

    王德領做主題演講:何以城市,如何文學——有關城市文學的幾點思考

    本屆城市文學論壇由北京作家協會、北京聯合大學師范學院中文系、青年文學雜志社聯合舉辦,這是一個集創作、發表、研究三位一體的城市文學團隊,長期致力于凝聚一個高水平的城市文學創作團隊,打造一個高質量的城市文學論壇,做好一個權威的中國城市文學排行榜,共同推進中國城市文學的發展。

    與會者合影

    (照片由主辦方提供)

    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