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鐵流:報告文學是靠雙腳丈量出來的
    來源:齊魯晚報 |  師文靜  2021年07月21日07:24
    關鍵詞:鐵流 《靠山》

    作家鐵流

    在濟南舉辦的第30屆書博會上,山東省作家協會副主席、青島市文聯副主席、作家鐵流攜新作《靠山》亮相?!犊可健愤@部作品從極細致、極微小處落筆,以曾經親歷其中的無數普通人講述的微末細節,獨辟蹊徑,嘗試進入宏大的歷史。該書自6月底出版以來受到廣泛的關注,得到讀者喜愛。

    《靠山》

    《靠山》作為重磅主題圖書,全景式地呈現了革命年代尤其是抗日和解放戰爭時期人民群眾踴躍支前的動人場面。鐵流自2007年3月開始創作這部作品,足跡遍布山東、湖南、河南、河北、江西、陜北、江蘇等地,對上世紀抗日戰爭、解放戰爭中支前活動的親歷者及其后人進行了詳細的走訪與記錄,并查閱各類文獻、歷史資料,將采訪人物及口述資料逐一與相關歷史記錄進行對比、整合,最終形成字數過億的龐大內容儲備,很多史料、情節和場面都是第一次被披露?!犊可健分小伴L征前夜的故事”“辛巳年的沂蒙”“隊伍從他們肩上穿過”“抬著擔架上前線”等章節寫出了歷史洪流中的動人場景和現場,深深地感染著讀者。

    在17日接受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專訪時,鐵流暢談了他創作《靠山》的過程,以及這部作品對他的重要意義。在談及報告文學創作時,他說:“報告文學體裁創作的艱難性,讓好多作家都望而卻步。那么為什么更多作家開始報告文學寫作呢?因為我們的生活太豐富多彩了,這吸引眾多作家加入到這個隊伍中?!?/p>

    定下寫作規矩

    沒見過、沒采訪過的親歷者不寫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很多文藝作品中呈現過抗戰支前的歷史故事,你在寫《靠山》時,如何與眾不同?

    鐵流:不少這類題材作品只是寫了一個歷史橫截面。我寫《靠山》時,首先考慮到的是,這個題材的深度、高度、寬度,要放大它的視野。所以,我就從1921年中國共產黨成立開始寫起,一直寫到1949年打過長江去。在這個大歷史的跨度中,濃墨重彩地寫了農民群眾在革命年代的種種表現,集中在歷史的長卷中寫支前群眾,更有感染力。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你說這部書中沒見過面、沒當面采訪的親歷者不寫,為什么會給自己定下這樣的規矩?

    鐵流:報告文學是靠雙腳丈量出來的,我一般把深入生活形容成“打一口井”,深入生活得越深,井打得越深,水就會越強大。在這部書的創作中,我給自己定下了規則:須腿勤、手勤、眼勤、嘴勤,堅持這四勤。同時,沒有見到的不寫,沒有交流過的不寫,沒能深挖故事的采訪對象不寫。

    比如,我采訪每一個人物,直到對方談足了,無話可談了,才能達到采訪的目的和效果。有的農民老兄老了、記憶不清了,我就跟他反復地拉家常,慢慢地一步一步幫助他打開話匣子,很多故事都是這樣一點一點地深入了解到的。

    采訪的過程其實是對我的一種精神洗禮的過程,在跟農民老兄拉家常的過程中,作品也在我的心里生長起來。這才讓我在寫作的時候非常順利,寫作時回想起來很多場景讓我落淚。盡管這段歷史已離我們遠去,這些故事離我們很遠,但是今天揭開這個蓋子,仍然覺得一股溫情、感動的力量撲面而來。

    深入生活的深度和寬度

    是以前作品無法達到的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靠山》大跨度的歷史時間線,有生動的歷史場景,寫作時怎么平衡文學與歷史真實的關系?真實的歷史與文學的閱讀趣味如何做到融合?

    鐵流:我在作品扉頁上寫了這么一句話:虛構的東西遠遠沒有現實精彩。最高明的作家,他虛構的能力,也達不到現實生活的精彩。這句話也是我這十多年來深入生活、深度采訪支前故事得出的一個真切的感受。

    歷史畢竟還是歷史,要把歷史通過什么載體來講給讀者呢?還是文學?!犊可健返膶懽?就是用文學的語言來講述真實的歷史故事。不是對歷史的還原,不是對歷史的照片式留存,是尊重歷史的前提下的一種文學創作。

    這部作品中有很多文學藝術的特征。比如,我寫到了豐富的風土民情,包括在上世紀三四十年代咱們沂蒙山的青年是怎么結婚的等等。書中有很多詳實、有趣的細節,讀者會了解到當年結婚的諺語:“一把栗子,一把棗,大的領著小的跑?!薄犊可健穼懙搅撕芏囝愃频娘L土人情,也有大量的當年的歌謠、順口溜,這就增強了這部作品的民俗性、地域性和文化性,我認為也增加了這部作品的寬度、厚度和深度。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這部作品創作了14年才完成,在您心目中,是不是也有特別的分量?

    鐵流:我用了這么多年來創作這部作品,當畫上最后一個句號時,我對這部作品是有著一定信心的。

    這么多年,我經過一步一步的創作走到今天,積累了很多創作經驗,特別是在文學的表達、文學的訴求上,我也比以前成熟了。嚴格地講,我認為《靠山》這一部作品,可能超越了我之前的一些作品。雖然我的《國家記憶——一本共產黨宣言的中國傳奇》《支書與他的村莊——中國城中村農民生存報告》《中國民辦教育調查》等,有獲得魯迅文學獎的,有入選“五個一工程”作品的,但是我對這部作品格外地厚愛,格外地看重。

    《靠山》這部作品除了創作時間長,我深入生活的深度和寬度,也是以前的作品無法達到的。我厚愛這部作品,還因為我對這部作品傾注了深厚的感情。之所以傾注感情,是因為我所寫的這個群體,他們當年的經歷,他們忘我的精神,帶給我太多的感動。有了這種感動,在我下筆的時候,作為寫作者,我的感情格外充沛。

    這部作品中,寫到了很多支前活動的親歷者,不少他們的后代都看得很感動,說我寫出了他們心目中的“母親”“父親”。我想這也是得益于我多年扎根鄉土生活,真實地還原了這些人物。得到后代人的肯定,我也非常高興。

    因為生活豐富多彩

    報告文學隊伍越來越壯大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今年是主題創作、紅色題材的大年,不少報告文學作品出版。這些年報告文學也越來越受重視,你怎么看這一現象?大題材報告文學應該怎么吸引讀者,吸引年輕人?

    鐵流:有評論家的觀點認為《史記》就是歷史性報告文學,認為報告文學可以往前推,有數千年歷史。但是,報告文學真正開始活躍是在上世紀80年代,好多作家寫出了一系列優秀的報告文學作品。進入新時代,更多的作家融入報告文學隊伍當中。最近幾年,更多優秀的作家開始創作報告文學。

    但是報告文學不好寫,它是靠雙腳走出來的。虛構小說創作可以關在書齋中虛構、想象,報告文學也可以想象,但更重要的是“大事不虛,小事不拘”。報告文學創作的艱難性,讓好多作家都望而卻步。那么為什么更多作家開始報告文學創作呢?因為我們的生活太豐富多彩了,這會吸引眾多作家加入到這個隊伍中。

    可能有時候虛構小說無法跟上生活的步伐,但報告文學能即時地反映當下,也能反映歷史,它能很快地呈現出來。但報告文學寫好也不容易,得用上腳力、手力、腦力、嘴力甚至耳力。把這些綜合起來之后,才能寫好一部作品。

    報告文學是跟生活、跟社會、跟民族的命運緊密相關的,它獨特的體裁,吸引了這兩年出版社、讀者、媒體等對報告文學的關注。報告文學正在四面開花,文體越來越成熟,創作隊伍越來越大。

    《靠山》首印三萬冊半個月已經快賣完了,編輯說讀者中有大量的年輕人。創作時我也在想這部作品能不能被年輕人喜歡,目前來看他們非常喜歡。主題類創作文學作品只要寫得接地氣,只要具有溫暖人心的力量,就會受到老中青讀者的喜愛和關注。

    閱讀像春雨的滋潤

    讓年輕人快樂成長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書博會在濟南召開,迎來一波閱讀高潮。你覺得在碎片化閱讀時代,我們強調閱讀文學作品的意義和價值在哪里?你給年輕人有什么建議?

    鐵流:好的文學作品內涵豐富,雖然部頭很大,但很多人照樣讀得下去。雖然大家生活都很忙碌,但是也可以抽時間進行深度閱讀。

    這次書博會也給我一個很大的沖擊,沒想到有那么多的讀者,在書博會上挑選圖書?,F在仍然有很強大的讀者群體。只是時代太繁雜了,吸引每個人去做的事太多了,讀書的時間可能被壓縮了,但無論長短,只要想讀書、喜歡讀書就可以了。

    書是進入人心靈的最好載體,書具有溫暖人心的力量,有著一盞明燈的作用。我覺得每一個年輕人都應該多讀書、讀好書。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我想對年輕人說,讀書就像地里的莊稼一樣,經過春雪、春雨的滋潤,會成長得很快樂。少玩一點游戲,多去讀一點書吧。

    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