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洮湖》主編葛安榮:內外融合謀生存 堅守品位找位置 ——《洮湖》25年辦刊之路與思考

    來源:四川作家網 | 葛安榮  2021年04月29日15:18

    葛安榮,中國作協會員,一級作家,江蘇金壇人,畢業于南京師范大學中文系,后入魯迅文學院進修?,F系《洮湖》雜志主編。出版短篇小說集2部,中篇小說集1部,長篇小說6部。紀實文學作品多部(篇)。中、短篇小說《走出困局》《花木季節》《黑色無錯》等多部作品被《小說選刊》《新華文摘》《小說月報》《中篇小說選刊》《作品與爭鳴》《海外文摘》等刊物轉載。短篇小說《風中的輪笛》獲江蘇省第七屆紫金山文學獎。長篇小說《都市漂流》《玫瑰村》《紙花》獲江蘇省第三屆、第七屆、第九屆五個一工程獎?!睹倒宕濉繁唤K省錫劇團改編成大型現代戲公演?!痘炯竟潯贰讹L中的輪笛》分別被翻譯成韓文、英文推介。

    文學內刊如何謀生存,如何在當地整體文化事業中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考驗著我們辦文學內刊的勇氣、智慧和才情?!朵?997年創刊,25年正常出刊,規范出刊,走出一條屬于自己的辦刊之路。我們有著深刻的體會:文學內刊只有先求生存,找到自己的位置,才能逐步彰顯文學內刊的力量和品質。25年來,我們堅守文學品位,始終堅持內外融合,打開與地方整體文化事業融合的通道,實現了圈內向圈外、本地向外地的拓展和轉化。

    一、25年堅持一步一個腳印,負重前行,從文學季刊轉型為雙月刊,從本土走向全國,成為金壇文聯工作的品牌,成為用文藝形式宣傳與推介金壇的一扇窗口

    文學內刊最緊缺的是經濟支持?!朵忿k刊之初,經費緊缺,許多有識之士和企業家朋友伸出了友誼之手,慷慨相助,文聯駐會和非駐會的領導紛紛“找米下鍋”。當時的編輯待遇薄,地點也變換了多次,辦公條件很簡陋,但大家的熱情不受影響,不斷以文學的形式為社會各界服務。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洮湖》得到了金壇各級領導的贊揚和認可,并獲得一定經濟支持,辦刊條件得以改善。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又自加壓力,經過省市新聞出版部門同意,將《洮湖》由季刊改為雙月刊?,F在的《洮湖》辦刊經費由金壇財政劃撥,有4間約120平方米的辦公室,編輯由文聯人員和勞動派遣工組成,共六人。

    我們認為,文學內刊不能關門辦刊,常年選用本地作者稿件,這樣于拓寬格局和視野無益,于是逐步確立了“本土、生活、文學”的辦刊宗旨。一方面立足本土,另一方面強化文學,兼容外稿,擴大與外地文學創作的互動。25年來,我們除了大量編發本地作者的稿件,也接納了來自全國各省市以及海外華人的稿件。我們堅持向在外地工作和生活的金壇人贈送雜志,讓他們從一個側面了解家鄉建設與發展情況,感到格外親切。外省市的讀者、作者也感受到了金壇的“文學包容、文學發現、文學品質”,從而增加了對金壇的了解。

    二、25年堅持純文學辦刊方向,堅持發現新人新作為宗旨,成為溝通基層文藝工作者的橋梁和他們的精神家園

    《洮湖》創刊25年來,始終堅守純文學的方向,以發表質量高的短篇小說、散文、詩歌為主。在市場經濟條件下,《洮湖》能把握辦刊宗旨,始終把社會責任和社會效益放在首位。辦刊25年來,年年順利通過省市新聞出版部門的審核,還曾在江蘇省先進文聯表彰會以及江蘇省作協舉辦的讀書班上,多次介紹辦好雜志的經驗。

    作為一本地方刊物,《洮湖》的立足點和定位明確:《洮湖》是文學大刊的補充,是作者登上大刊物前的“試驗田” “苗圃”,他(她)們在《洮湖》起步、練筆,積蓄力量,增強了勇氣和信心,然后向更高一級的文學刊物沖刺!有不少作者獲得了成功。25年來,從《洮湖》走出不少作者,例如本土作家金文琴、老于頭、李永兵、王寧婧等。不少作者在省內外產生一定影響,并加入了中國作協。13歲的中學生王寧婧在《洮湖》以頭條位置發表小說處女作后,獲得第二屆“曹文軒文學獎·少年創作獎”,她也是唯一獲得該獎項的江蘇籍作家。后來,《洮湖》還推薦她去江蘇青年作家班學習,持續關注她的學習與創作。

    作為地方刊物,《洮湖》不搞“大雜燴”,也不搞“輪流發表”,而是按照自己的質量要求選稿、用稿。汶川大地震期間,我們聯系了一位在德陽醫院工作的護士,她每天從救災現場用手機給《洮湖》發稿和圖片。我們撤換了當期的稿件,在頭條位置發表了這篇來自汶川的報告文學,引起了省內外讀者、作家的關注。

    25年來,《洮湖》的當家欄目“本土發現”,不斷以小輯形式推出新人新作,一次發多篇,配以圖片和創作談,全力推介。25年來,《洮湖》首發的作品,先后被《人民日報》《新華文摘》《小說月報》《作品與爭鳴》《小說選刊》《上海文學》《青年文學》《天津文學》《雨花》《鐘山》《散文選刊》《飛天》《青春》《時代文學》《鐘山》以及《經濟時報》《揚子晚報》等報刊采用。

    作為文學內刊, 《洮湖》用包容的心態和視野關注基層作者,接納基層作者。這些作者的作品暫時還不能為大刊物采用,投出去的稿件常?!澳嗯H牒o消息”,是另一種“弱勢群體”?!朵钒l揮著“二傳手”的作用,一方面拾遺補缺,一方面鼓勵和調動基層作者的創作積極性。25年來,《洮湖》以發現和關注青年作者為己任,但也特別重視中、老年作者,始終認真對待每位基層作者的來稿,不厚此薄彼,不分親疏遠近。

    25年來,《洮湖》已形成了規范有序、正常運轉的編校流程,從初審到終審,從校對到簽發,從美術設計到版面安排,從印刷到分發,都有一套完整的規章制度,編輯部同仁做到了各司其職、分工合作。大家都朝著同樣的目標努力:小內刊,不以小而忽略作品質量;本土刊物,不以“本土”而放棄對高雅品位的追求。

    三、25年堅持以文學活動促創作,走向更廣闊的生活。從十屆《洮湖》文學獎到全國短篇小說大賽,從服務社會到互補雙贏,成為金壇文藝創新的一個亮點

    《洮湖》25年來,除了堅守正常出版程序外,還在開展活動上下功夫、做文章。

    我們為具有一定創作潛力的作者舉辦作品討論會;每年邀請著名作家和評論家以及文學刊物的主編定期為作者授課;組織作者深入生活,走出去,拓寬創作視野,增加創作體驗;加強與兄弟縣市的文學刊物交流,互相學習。

    我們設立了兩年一屆的《洮湖》文學獎,與有關企業和單位合辦,已連續成功舉辦了十屆?!朵肺膶W獎已成為常設獎項,獎金逐屆提高,從幾百元上升到幾千元。十屆《洮湖》文學獎堅持公開、公平、公正,評獎條件簡潔而直率:凡在規定的時間內,在《洮湖》雜志首發的原創作品,能夠在省級以上的文學刊物發表,即可獲獎。通過文學獎這樣的形式,一方面激發基層作者的創作熱情,調動創作優秀作品的積極性;另一方面借助評獎平臺,宣傳《洮湖》,推介地方的文化事業。

    作為一本地方文學內刊,《洮湖》不以“內”而得過且過,多次嘗試舉辦有質量、有規模、有影響,留得下、記得住的活動。我們舉辦了首屆長蕩湖杯全國散文大賽,讓更多的人關注金壇的母親湖,其文學影響遠遠超越了散文大賽本身;舉辦的全國短篇小說大賽,不僅反映了《洮湖》對繁榮文學事業的態度,也反映了金壇人繼往開來、為這座文化城市增添新色彩的氣魄。2019年,《洮湖》被評為江蘇省文學內刊20強單位,主編葛安獲得江蘇文學內刊十佳優秀編輯稱號。

    苔花如米小,也學牡丹開,這是文學內刊展現的姿態和精神內核。走過25年的《洮湖》依然會堅持內外融合求生存,堅守品位找位置的發展理念,充分發揮“文學內刊”的作用。

    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无码